想起虎子
【字號: 新華網( 2019-09-04 11:10)  來源: 蘭州日報  作者: 顧偉

????□顧偉

  凌晨一點,我醒來去廁所方便,發現窗外的雨勢比前半夜更迅疾了。我依稀聽見,小區內傳來的犬吠,那聲音起伏著,一陣強過一陣似乎在敘說心事。然而,我打開半扇窗戶,朝外看卻沒發現任何狗狗,只瞧見薄薄的雨霧,以及夜幕下的黛藍色。

  我躺回床上,再也沒睡著,情不自禁想起了“虎子”,那只陪伴了我童年和少年時期的狗,它是兄弟,也是“朋友”。我的第一處住宅是在城北平房,2004年到2009年,虎子陪伴著我,它全身棕黃色皮毛,摸上去細軟爽滑,身長五六尺,腦袋橢圓飽滿,一雙明亮的杏仁般的眼睛,常含著一汪水盯著人,端量瞧看?;⒆訒r刻透著“通人懂人”的靈氣。

  由于有了虎子,我的少年生活才有了那么一絲趣味和溫暖。記憶里,虎子出生在2003年夏,那年特熱,氣溫逼近40度,“黑子”年愈10歲(相當于人類70歲)卻在那時期生下了“虎子”,幼年的虎子活靈活氣,在高地或木板堆上奔跑、流竄,就是個調皮孩子。我中午上完補習課回來,還沒到大院門口,虎子就嗅到氣味,飛奔著朝我而來,靠著我不斷地蹭?;⒆拥谋穷^聞了聞我的褲腿,先是一臉嫌棄,之后眨巴眼搖著尾巴跟在我身后,跟我回到家。這是幼年虎子給我的第一次溫暖。

  2008年的時候,我讀初二,晚上十一點多,父母睡在前屋,我坐在后屋的床上。平時,我看了太多的課業書和資料,睡前想隨意些,拿了《朱自清作品精選》翻看了《背影》與《潭拓寺戒云寺》以及《松堂游記》,床頭柜上一盞臺燈亮著,昏黃光線灑下,書頁橙黃一片,泛著微茫的金光,只淡淡一層書頁就讓人內心沉靜。我突然聽到紗窗外有響動,搖頭看去,虎子蹭著粗糙的水泥墻,扒拉著窗下長椅,跳到了窗臺;那狗的神情是誠懇的、寧靜的,它把頭低下,將頭擱在了兩尺寬的外窗臺,眼睛望著我,我也望著它……那刻,我看到來自動物的陪伴,還有那陪伴之后的一絲神性。我記得有句話說“上帝創造萬物,人類獨有靈魂,其他物種也有情感,甚至是深情”。當時的我聯想到這兒,眼淚差點落下。

  還有一次是在2009年初冬,天氣變得干燥寒冷。若換算成人類年齡,虎子是個中年婦女了,但它還在繁衍生育?;⒆幽翘ド宋逯还丰?,白的、黃的、褐色、黑色等,兩只死于前兩個月,三只活了下來。我拿了其中一只乳白色的狗崽,本打算自己養一段時間再放回狗窩,那天夜里,我喂了它牛奶,看著它吃飽,我才睡下。到了后半夜,我聽到虎子在門外活動,它用狗爪子不斷抓門,發出“滋啦滋啦”聲,但它沒吠,僅僅是嘴里發出類似嬰兒的嘶啼,一聲聲一句句,仿佛在訴說做母親的不易,對孩子的珍惜和喜愛。

  “都叫了兩三個小時,要不今夜還給它狗寶寶”父親爬起來,推搡著我。我猶豫了幾秒,腦海中考慮很多,包括對狗的喜愛與對虎子的體諒、感激?!昂?,那就不等明早了”我說,于是推開了門。我只見虎子一頭頂進來,險些撞在了我腿上,“它顯然也累了,還給它吧,雖然我們是善意,想養養”,當我雙手捧著狗崽到虎子面前時,虎子非但沒抓我撓我,還立刻把頭靠過來,它用毛茸茸的額頭,蹭了蹭我的臂膀還有我的蹲下時的膝蓋;溫暖遍及全身,這溫暖里,有著濃濃的謝意與懂得。

  轉眼間,我搬離人生第一處住宅,已有十年。每當我想起,在自己舊宅的生活與少年時光,總聯想到“虎子”,它不僅是聰明的狗;還是會給予溫暖、會陪伴、懂人心思的“朋友”。深夜愈靜,我心越明朗,只因夜雨敲窗中,有斷斷續續的犬吠傳來。

 
Copyrigh © 2000-2012 gs.xinhuan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制作單位:新華網甘肅頻道
本網站所刊登的新華社及新華網各種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,
均為新華通訊社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。

 
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959265
幸运飞艇8码雪球计算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