豌豆粒兒溜溜圓
【字號: 新華網( 2019-08-28 10:57)  來源: 蘭州日報  作者: 趙智遠

  □趙智遠

  豌豆是故鄉的重要農作物之一。

  春天,播種豌豆的前幾日,父親把豆種從倉里拿出來,讓母親過一遍篩子,把不太飽滿和破碎的籽粒剔除干凈,然后把選出的豆種攤開在太陽下,進行一次“日光浴”。第二天,父親把那些豆種均勻地撒播在濕氣蒙蒙的黃土地里,再經翻犁覆土。種在地下萌發了,要不了多少日子,豆苗就頂著兩片葉子出土了。

  滿地的豌豆苗,在父親的精心侍弄呵護下,待到五月間,那豌豆角兒便會在粉紅色的豌豆花中生長出來。當豆角兒還癟淺的像“狗趾甲”時,我和小朋友們就謀算著去豆地里嘗鮮。大約到了五月末,豆粒兒漸漸長大、長圓,這當兒,是孩子們最快樂的時光。農村有民謠云:“青豆角兒,不算糧,過來過去摘著嘗?!焙⒆觽兛偸峭低得嘏吭诙沟乩?,采摘那嫩閃閃、鮮靈靈的豌豆角兒,生吃。像給小魚開腸破肚——用拇指在豆莢肚皮上一擠,“啪”地一聲,豆莢裂成兩半兒,搭上嘴,用門牙捋出青豆籽,放開嘴巴咀嚼。只覺得味兒津津甜甜,滿口留香。那豆皮兒也舍不得扔,將豆莢末梢往前一折,用食指和拇指輕輕往前推,豆莢的韌皮就被完整地脫了下來,趕忙又把翠綠鮮嫩的外皮塞進嘴巴,又是一陣大嚼大咽。這叫吃“打板兒”。

  六月,熏風陣陣,豌豆莢兒長得憋鼓鼓、胖墩墩地,外皮兒青中透白。這時,再也不能生吃了。孩子們唱著“熱風吹,爬北坡,娃娃上山摘豆角。半背篼,煮一鍋。你一碗,我一碗,留下一碗敬老漢......”的兒歌,提籃子、背背篼,興高采烈地到地里采摘老豌豆角。母親將摘回來的豆角,連皮倒進大鐵鍋,添兩大碗水,把鍋蓋蓋得嚴嚴實實,開始生火燒煮。約半小時,水煮干了,豌豆角就煮好了。全家老小,每人挖上一碗,各個吃得津津有味。全家人吃著、說著、笑著,一派和和美美的農家天倫之樂景象。

  南風徐徐吹來,吹得豌豆蔓上的葉子黃了,豆莢里的豆子也由綠變青。提起豆秧,那豆角兒像鈴鐺一樣“擦啦啦”作響。莊稼人拿上鐮刀,到地里,把豆秧從根部割斷,連莢帶蔓就手一卷,頂端一擰,一個豆簍簍就立在了地里。

  豆簍簍在地里晾曬風干,運到打麥場上攤開,套上騾子拽著石磙一圈圈打碾。我已經等不及了,從豆秸下扒拉出一碗剛碾下的豌豆,拿回家用開水泡一陣,放進鍋里一炒,炒熟的軟豌豆,沙沙甜甜,裝進口袋,邊吃邊玩,悠哉樂哉。吃夠了,拿出一截一頭密封,在前段打了小孔的竹管,把一粒豌豆放在小孔上,將竹管未封口的一端銜進嘴里,輕悠悠地往里面吹氣,那粒豌豆便在離竹管兩三厘米的地方,隨著氣流的沖力,悠悠地跳動、旋轉起來。我慢慢停止吹氣,那顆豌豆便輕輕落回竹管的小孔上。我的小玩意,引來一群小朋友們的關注、羨慕的目光……

  久違了,家鄉的豌豆。如今想品嘗它的香甜或暢開吃個肚兒圓,只有在夢中!

 
Copyrigh © 2000-2012 gs.xinhuan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制作單位:新華網甘肅頻道
本網站所刊登的新華社及新華網各種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,
均為新華通訊社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。

 
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931089
幸运飞艇8码雪球计算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