咬秋
【字號: 新華網( 2019-08-28 10:57)  來源: 蘭州日報  作者: 趙自力

  □趙自力

  記憶中,故鄉的秋天是用來咬的。

  花生總是最先被嘗到的。老家在山區,屬丘陵地貌,起伏不平的山坡很適合種植花生。待花生葉子開始發黃,母親就扯上一小捆,摘下后洗凈就丟進鍋里煮了。母親的鹽煮花生一直是我們的最愛,新鮮的花生既糍又甜,我們往往吃上半天也舍不得撒手。

  “八月的梨棗,九月的山楂,十月的板栗笑哈哈?!背赃^花生不久,板栗接著就上場了。剛成熟的板栗,殼上還帶著些許白色,生吃甜津津的。那些掉落在地上的板栗,又大又油,煮著吃粉嫩嫩的,格外入口。

  后山上的幾棵野獼猴桃,小滿過后就開始掛果,終于挨到立秋后去采摘了,一棵就可以摘下一小布袋。摘回家放在谷堆上,或者米缸里,過幾天野獼猴桃就變軟了。輕輕掰開,手指頭稍用力一擠,野獼猴桃的果肉和汁水就出來了,酸酸的甜甜的,嘗一口就能醉。還有梧桐樹籽,粒粒炒熟,加些食鹽,放點辣子,裝在荷包里邊走邊吃,味道也很好。

  記憶中屋后的柿子永遠是最后熟的,有時實在等不及,在果皮還是青的時候咬一口,澀得眼睛都睜不開。聽大人們說等一場霜下來,柿子才好吃??墒?,孩子們哪有那個耐心。當柿子黃澄澄時我們就迫不及待地摘下來,小心翼翼地放在窗臺上曬。記得捏柿子是我們每天的“規定動作”,沒事就去捏捏,感覺軟了就咬上一口,美味挑逗著舌尖,于是吃相兇惡地消滅一顆,那感覺真是人間美味。

  每年秋天,母親總要寄來炒熟的花生和板栗。我常常坐在秋光里,慢慢咬,慢慢嚼,嚼出故鄉的味道。

 
Copyrigh © 2000-2012 gs.xinhuan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制作單位:新華網甘肅頻道
本網站所刊登的新華社及新華網各種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,
均為新華通訊社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。

 
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931087
幸运飞艇8码雪球计算方法